地方资讯

深度分析百亿市值背后的高精度地图:高德、百度、创业公司们亮剑

发布日期:2021-11-09 23:37   来源:未知   阅读:

  以中国目前3亿辆的汽车保有量计算,每辆车每年收100元服务费,高精地图远期的市场规模将超过300亿元,这已成为导航厂商、初创企业、整车企业共同觊觎的赛道。

  高精度地图是服务于自动驾驶系统的专题地图,蕴含更为丰富细致的静态信息,并且包含动态信息,制作难度远高于传统地图。高精度地图所具有的地图匹配、辅助环境感知和路径规划三大功能在自动驾驶中具有强需求和无可替代性。

  3.两类技术路线)软硬件双管齐下,如Mobileye、四维图新、高德地图等;

  普通的导航电子地图由于是辅助驾驶员做导航使用,其绝对坐标精度在10米左右就够用。而在自动驾驶领域,自动驾驶 汽车需要精确的知道自己在路上的位置。车辆与马路牙子、旁边的车道距离通常仅有几十厘米左右,因此高精度地图的绝对精度要求都在1米以内,而且横向的相对精度(比如车道和车道,车道和车道线的相对位置精度)往往还要更高。

  此外,高精度地图还有准确的道路形状,并包括每个车道的坡度、曲率、航向、高程,侧倾的数据。

  每条车道的限速要求、推荐速度;隔离带的宽度、材质;道路上的箭头、文字的内容、所在位置;红绿灯、人行横道等交通参与物的绝对地理坐标,物理尺寸以及他们的特质特性;所有这些信息也都需要准确的反映在高精度地图之中。

  高精度地图所蕴含的信息如此之丰富也就意味着高精度地图的数据量将极其庞大,仅仅一条道路的就 需要采集超过 14亿个数据点,

  2020 年之后,将有大量装载L4 级别的自动驾驶方案的中高档汽车量产。若想顺利实现这些车企在自动驾驶方向上的计划目标,完善的商业化的高精度地图产品必不可少。

  为了加速推进高精度地图行业的发展,车企可谓费尽心机,例如2015年,宝马、戴姆勒和奥迪三家有较强竞争关系的车企竟能组成联合体以31 亿美元联合老牌图商Here

  地图匹配、辅助环境感知和路径规划。高精度地图可以将车辆位置 精准的定位于车道之上、帮助车辆获取更为准确有效全面的当前位置交通状况并为无人车规划制定最优路线。

  由于我国道路样式包括曲率、高程等均为保密信息,所以目前,国内出版的所有地图系统(包括电子 形式)都必须采用GCJ-02(一种对地理信息加入随机偏差的加密算法)对地理位置进行首次加密,高精度地图也不例外。

  如果厂商的定位较多依赖于绝 对定位(即高精度地图所提供信息),那么插件的偏转可能导致车道匹配错误。

  目前百度、四维图新、高德等国内高精度地图头部企业都在与国家测绘相关部门就高精度地图保密处理以及偏转插件进行合作。

  永久静态数据(更新频率为1 个月)、半永久静态数据(频率为1 小时)、半动态数据(频率为1 分钟)、动态数据(频率为1秒)。与当前普及的电子导航地图1~2月更新一次的频率相比,高精度地图的更新频率之高、难度之大可想而知。传统的地图生产方式在面对高精度地图日级乃至更高频率的更新时会显得捉襟见肘。

  高精度地图前期高昂的开发成本与后期价格昂贵、难度大的维护成本使得高精度地图产品的造价绝对 不会便宜。

  而国外的高精度地图产品单车价格为200美金,且该类高精度地图产品目前也仅仅只能服务于L3 级别的智能驾驶,也就是对司机起到一个辅助作用。

  而未来的高精度地图将服务于 L4 乃至 L5级别的 智能驾驶系统,服务对象也从司机变为了真正的自动驾驶系统。

  前者都拥有导航电子地图制作甲级资质,采用集中制图和众包制图结合的方式研发高精度地图。而后者仅有部分拿到了导航电子地图制作甲级资质,未能拿到资质的企业(如星舆科技)利用众包采集的高精度地图数据搜集方法,绕开资质要求并独立展开高精度地图业务。此类企业可以通过提供高精度地图解决方案为客户排忧解难,在国内的高精度地图市场也并非没有一席之地。

  目前国内仅有13家企业取得了导航电子地图制作甲级资质,可以为主机厂商提供车载导航数据。

  而真正能够提供完善电子地图的只有七家,分别是:四维图新、高德软件、凯立德、易图通、灵图、瑞图万方、城际高科;只有8 家参与到导航业务。2018 年 7  月,京东方面宣布推出专注于机器人地图和智能驾驶数据应用的京东地图,有望成为第 18家获得资质的公司。

  主打的路线可分为两种:软硬件双管齐下和主攻软件系统。国外软硬件双管齐下的代表企业为Mobileye。该公司通过提供芯片搭载系统和计算机视觉算法运行DAS客户端功能,从而为客户提供高精度地图服务。国内代表企业为四维图新,其研发的国内首款车身控制芯片(MCU)配合其高精度地图产品可以更好的服务于自动驾驶系统。

  再将这些视频通过计算机视觉软件绘制成高精度地图,完成对地图的实时更新,客户只需安装软件即可使用其高精度地图产品。国内代表企业为宽凳科技,该企业以纯视觉模式代替激光雷达,运用人工智能加工的方式解决地图规模化生产的问题。

  从当前高精度地图采集设备发展情况来看,其实采集设备的主要核心是摄像头、毫米波雷达和  LiDAR

  (激光雷达)。三种设备各有优缺点。摄像头(百元级)和毫米波雷达造价便宜(千元级)因此普及率最高,但是扫描精度较差且对后期算法提出了较高要求;激光雷达虽有较高的精度但是由于昂贵的造价(万元级乃至数十万元)普及率相对较低。

  同样的原因,毫米波雷达的探测距离可以轻松超过200米,而激光雷达目前的性能一般不超过150米,所以对于高速公路跟车这样的情景,毫米波雷达能够做的更好。因此高精度地图采集设备未来应当是三者并重、相辅相成的趋势。

  从售卖 licence到数据服务商传统的图商售卖的大部分是离线地图,通过向车企或者车主个人售卖 licence以及提供少量的后期更新 服务获利,交易方式为一次性付清。

  在高精度地图时代,图商需要构建云平台为车主提供道路的实时信息,根据提供的数据量的多少计费。目前的高精度地图企业在开发高精度地图产品的同时也在努力构建自身的云服务平台以适应商业模式的转变。如 Here开发的实时交通云产品,凯立德开发的云端服务平台等。

  四维图新自动驾驶研发部是基础研究院下的子部门,诞生于 2015 年 8、9 月份,目前应用层面有20

  在高精度地图的产品开发上,四维图新借助其自主研发的专业采集车和更新车,东北喜剧电影《三个蠢贼》爆笑开机。对现实世界变化进行采集,基于深度学习的自动化生产工具对采集数据进行自动化降噪、分类、提取等过程,高质量数据已高效覆盖全国超过 21 万公里高速。

  除了商业化落地,高德地图在去年 7月公布了高德的高精度地图技术路线图,三步走加速自动驾驶的 商业化进程。

  百度地图未来将从技术出发,通过 OCR图像识别技术,结合无人机、无人车等技术来降低数据采集成本、提升效率。

  目前百度地图已投资室 内定位公司,同时拥有人工智能、图像识别等技术,将充分发挥其优势,在新一代定位技术上取得突破。

  促进 Apollo 生态创新提速的核心是“仿真引擎”,在“仿真引擎”阶段需要对于现实世界的高精度、高频次、高密度、全面覆盖的数字化,不但将真实世界转化为数据,也要时刻保持对世界变化的秒级反馈,这正是百度地图的核心优势所在。

  间展开。4月11日作为国内导航行业TOP2的选手,高德和百度在高精地图领域展开了一场隔空对垒。

  在广州举办的广汽·百度2019自动驾驶科技日活动上,百度宣布和广汽举行启动高精地图和自定位量产项目,预计双方合作的搭载了 L3 级自动驾驶车型将在2020年上市。

  同一天,高德也在北京发布了自己的“高精宣言”,高调宣布对高精地图服务进行升级,升级内容包括两方面,一是为合作伙伴提供满足L3级别、覆盖国内除港澳台地区外全部高速及城市快速路的全要素标准化高精地图数据,二是宣布以每辆车每年不超过100元的价格向合作伙伴提供服务。

  市场的价格是每辆车每年700元~800元左右,这次高德给了成本价。同时,高德称OEM厂商们对此次“高精宣言”也给予了积极回应。在高精地图领域,以高德和百度为代表的高精地图厂商的彼此较量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

  “最早一批搭载L3级别的车在2020年的中下旬就会面市,2021年将会出现井喷,还有小部分厂商会在2022年推出。”高精地图作为保障自动驾驶安全性的关键所在,成为传统地图厂商、自动驾驶初创企业、OEM厂商共同觊觎的赛道。

  其中,传统的导航厂商高德(归属阿里巴巴)、百度、四维图新(归属腾讯)较早就切入了高精地图领域。

  而腾讯在2017年全球合作伙伴大会上透露了自己包括高精地图的自动驾驶布局全态。而最近几年切入高精地图领域的还有一些初创公司,这些公司包括由百度外卖前董事长刘骏创立的宽凳科技、由前PPTV创始人陶闯创立的Wayz.ai、四维图新前成员组建的创业公司极奥科技、自动驾驶领域独角兽Momenta等等。

  由于具备过往储备的地图数据,传统导航厂商能够快速构建一张覆盖全国的高精地图。

  而初创企业构建地图的速度则慢一拍,其中较快的如宽凳科技也仅在近期宣布目前完成百余城的数据采集,完成了中国道路“主动脉”的铺设。

  而百度方面也表示已经与广汽传祺、比亚迪澳门六彩精准一肖二码,奇瑞、长城、现代、北汽新能源、汉腾汽车、大乘汽车等诸多品牌签署了商业定点,成为中国拥有最多商业化客户的高精地图提供商。

  对于初创企业而言,它们需要不仅从零开始积累数据,而且也不像导航厂商一样财大气粗。

  据高德汽车事业部总裁韦东透露,高德一辆搭载2个激光扫描仪+4个CCD相机的高端地图测绘车造价近千万人民币,而且每年维护

  也上百万元。按照业界的测算,采用激光雷达的高精地图每公里的绘制成本就超过千元。而纯视觉技术所使用的绘图设备,包含摄像头、高精度GPS的整套设备价格仅在1000美金左右,成本大大降低。

  不过虽然纯视觉技术在价格上有优势,但相应的视觉技术也存在一些缺点。一位导航厂商人士表示,基于视觉去做相关的空间构建存在问题,尤其是精度上要比激光雷达差,“很多演示看起来很唬人,但就能演示时跑一趟,没有办法做精度对齐。

  但是对于初创公司来说,视觉方案并非没有机会。刘竣认为,虽然就个别技术精度来看,激光雷达高于以相机收集数据的纯视觉解决方案,但长期来看,利用众包的方案,与物流车队合作,视觉传感器可以通过多次拍摄积累数据,整体精度的提升将可能会超过激光雷达。

  永久静态数据(更新频率约1个月)、半永久静态数据(频率为1小时)、半动态数据(频率为1分钟)、动态数据(频率为1秒)。

  目前采取激光雷达采集的导航厂商,无论是高德还是百度都只能做到全国地图季度更新,部分城市月度更新。

  “地图行业的竞争关键不在于构建地图,而在于更新的速度,在高精地图市场,构建地图只是进场的门槛,而真正论断胜负的比赛,才要开始。

  对于高精地图行业而言,高德100元的价格相当于扔出一枚炸弹,引起了市场震动。

  2018年8月初,百度创始人李彦宏也在第二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中谈及Apollo变现问题时表示,高精地图是百度Apollo的重要赢利点,“未来通过Apollo的生态,百度可以卖高精度地图、卖仿真平台、甚至卖计算硬件ACU。”

  高德地图汽车事业部副总经理刘浩认为,高精地图是一个基础设施,如果把它作为一个水电煤销售,并不利于行业的发展。

  不过他否认了高德的做法是出于商业竞争的考虑,其称,之所以定出“成本价”是因为自动驾驶上面所产生的成本,最终将由车厂以及用户去进行承担,高精地图高价销售不利于行业的发展。

  据悉,除了外部汽车主机厂商进行服务之外,高德的高精地图还为阿里巴巴内部的菜鸟物流、城市大脑业务提供了支撑。

  需求一方面为高精地图的研发提供了落地场景,另一方面也为高德减轻了商业收入的压力。有观点认为,在成本价的背后,也显露了高德做“行业标准”的野心——一旦以高德的数据作为行业底层标准,统一了数据接口和协议,其话事权尽显无疑。

  “传统的地图厂商背后都有大公司支持,或多或少跟车厂有战略利益、根本利益上的冲突。

  另外一家初创企业CTO也表示,他们在跟很多车厂谈过以后发现,车厂跟 BAT 合作时,对“数据回传给 BAT ”非常有顾虑,“很多车厂并不喜欢 BAT,它们认为 BAT 是它的竞争对手。”

  车厂的顾虑也给了初创企业们机会——主机厂商们往往都在做两手的准备,一方面与高精地图厂商合作,另一方面也自己投资初创公司,自己掌控高精地图的技术。比如上汽在在国内外分别投资了中海庭、晶众地图、Civil Maps、Deepmap等初创企业。

  不过对于主机厂商投资高精地图,江睿认为,如果OEM厂商都自己去建设高精地图数据,这是一个巨大的成本,最终这些成本都会转嫁到消费者头上。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于本文刊发30日内联系智车行家进行删除或洽谈版权使用事宜。在看点一下 大家都知道

  ■CEO焦点访谈:4D雷达元年开启,传统雷达厂商角色将变身“AI”数据公司?